查看: 2425|回复: 0

大六壬管辂神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2-18 18:16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大六壬管辂神书卷一
   论身命
   支干传课作提纲,先审安身无所伤。事业一身经历处,存亡隐见莫胡详。
   凡看课,皆以干为主。干者,我也。其干支课传上神皆我之用,有以首课入传为终身经历者,有以支起入传为终身经历者,有以干之阴神起传为终身经历者,有以支之阴神起传为终身经历者,有以初传末传作先归支为终身经历者,皆以生干、比干为上吉;若干克干支传用上神,为次吉,是安身无所伤也。此为上吉之数也。若干支上神、传用上神,或克害刑冲破干,是我身无所安著,以至绝嗣败家,灾讼丧命,终身无成,下等之数也。若占功名,则以克我者为官,又从贵论,不在此项也。
   干禄得地守本身,略有些伤支用寻。寻到好地方住脚,有些疑惑不堪停。
   此承上言,既审干无所伤,尤宜看干上之禄神。若禄神得地,则求名者有禄可享,庶人有禄可用,九流、百技、工艺生意可资。要不陷空亡,并年命干支传用又不来刑冲克破此禄,斯谓禄无所伤,终身可守,乃美数也。若被刑冲破陷,是禄有伤,既无所靠,则寻支上神之禄,或无禄则寻用传上神之禄,无空陷刑冲破克害为吉。盖干禄乃自身营为禄也,支禄家中见成禄也,用传之禄,在外营求禄也。三者得一为美数。如三者俱无,或有禄不吉,则无所立脚,不可停守矣。
   或财或比或生身,要把无伤细推寻。得个稳中堪下脚,莫令衰败又无存。
   课中无禄可依,当寻我之财、我之比、我之生,俱要无刑冲克破害,方为平稳。若有所伤亦无所靠。
   先审干上作原因,次把用伤合配寻。初不成传方看末,方知此事得何神。
   凡课见全吉,宜先寻干上以究共原,次看用传以审其运用。如初传空克有伤,则看中传、末传有救得我之神,何方可靠,何人可依,何事可为,虽不能天成富贵,亦可为终身之依矣。如无所依,斯为下也。
   然壬课有吉有凶,尤不可执一而论。如占功名,而无官星,或有官星而受空克,则又以暗遁得官星,父母得地无伤,所临吉神吉煞,亦可取贵。如遁得再凶,则功名不成矣。
   如常人占,明无财星,或财星空克,又以暗遁得财,子孙得地无伤,所临吉神吉煞,亦可取财;若遁无救,则财不聚。又有明吉而遁凶,亦为有害,宜详之。
   又察年命上神,与日干并用上神,或生或克,或刑或害,方为得体也。
   论空亡
   却有空亡临吉神,吉神无依不和平。惟有凶神临日辰,就言其事生灾迍。
   辰空亡,为真空亡,作事无力。在地曰孤,无妻可依;在天曰寡,无夫可依。凡凶神刑、冲、克、害、破我者,宜空;生我、救我,不宜空也。初空末实,先虽无准,后必有成。在中空者,事将成而中止。如末空,终无结果矣。若讼争、忧贼、暴病,占空亡无凶有吉;久病占主死;余不吉,主人财走失。金水不嫌空,有生不为空,月建、岁、将、日、时、辰、年、命填实为不空,不可全以空论。占坟宅,取支左空则空左,右空则空右,先吉而后空不嫌。
   占六畜,逢空,看其地分,若栏加不得地,必损伤;栏加得地临生气,虽空不妨。
   一买卖空亡不成。
   一占财空,名先实后空,后空有阻隔不遂,破财。
   一占子孙带空,有子是空来,或奸生,或过继之子。不然主有伤。
   旬中空亡,逐类推之。
   甲子乙日空财、父母,戌亥既已入空,纵在六处,亦不可用。
   丙寅、丁卯日空官与子孙。
   戊辰己巳日,空兄与财;庚午辛未日,空子孙与父母;壬申癸酉日,空官与兄,仿此。
   凡占十恶大败日,乃无禄之日也。甲戌,乙巳,壬申,丙申,丁亥,庚辰,戊戌,癸亥,辛巳,己丑。此十日财禄空亡,故曰大败,占身无禄财,决然不安,占寿无才禄,亦不美。但看传中有生,则亦不死。直传克年方死。占官求财,俱为不吉。
   用空入生,废事再来。遇阴而昧,不是沈埋。
   如用空,居生旺长生之方,是事不成而再发;传入太阴在上,事虽露机而又加入暗昧之地,将成又废,毕竟是空,不可以值长生而事再成。
   用空入干,旧事再发。凶则宜逃,凶则莫合。
   用作空亡,而末传归于干上,主旧事再发,若带吉神良将,则当为之而不可舍。若带凶神恶将,则宜逃之而不可为。
   空于其妻,其妻复归。初虽有伤,后当再为。
   支为宅、为妻,入空是空于其妻也。又妻财亦然。先见其空而后其妻财入实,未娶者先难后成,已娶者先伤而后娶。若先空而末得生,亦主再娶。
   用见其妻,入于空中,半路断弦,何日续终?
   发用见妻财,或中末传空,主半路断弦,再无可续也。
   妻虽入空,旺生所终,一则有喜,一则病冲。
   初传入空,而中末归旺,是空中有病,旺中有喜,是病中而得子也。
   空于其子,复见其子。子难初年,后还有济。
   空子为用,是初年难为子。中末是子星入实,是为后终有子,为不孤也。如末得父母生之,亦为有子也。
   用见其子,复见其空。子虽初逢,不见于终。
   用见子爻本有子,传入空亡死绝之乡,中年必丧成家之子,不然则生残疾,破家离乡,退财出外,而不能守父之终也。
   贵入于空,干贵反凶。当谒莫谒,当逢莫逢。
   贵人能解祸生福,若入于空则贵人不得力,忌干谒。
   贵入于空,求名虚声,传入二死,不善其身。
   贵人入于空亡之地,有名无实,若中末入于二死,是慕功名,终身无成也。
   螣入于空,可免诸凶。任尔出入,自迪其功。
   螣蛇凶将,若入空亡则诸凶可免,而出入有功矣。
   朱入于空,旺文不就,机不如舍,进则难售。
   朱为文书,入空则文书虽旺,亦不能成就,不如舍此,而万事可谋也。
   六入于空,求财难通。不宜卖买,互相见攻。
   六合为财,相合之神,入空则不宜买卖,彼此不合而互相攻矣。
   勾入于空,官无讼凶。在外莫见,在后莫容。
   勾陈争斗之神,入空则官无可干。若在外见之,外有勾引之祸。在末传之后见之,是后勾引之祸也。
   龙入于空,仍作我妻。我妻见伤,难以再归。
   青龙乃贤德之妻,入空则伤妻。妻者,干支上神合也。
   龙入于空,仍作我财,一半可得,一半可谐。
   龙乃财喜之神,入空财可半得,难于全获。
   龙入于空,仍作我官。志虽慕贵,不得成欢。
   龙乃官贵之神,入空志难慕贵,而不得成欢矣。
   天空入空,诸事无踪。吉不作吉,凶不作凶。
   凡劫煞凶神加天空,俱有影无形,吉凶俱不成。
   白虎见空,见凶不凶,宜于出往,反得其功。
   白虎凶将入空,则凶不成凶。更末传有吉神良将,任我出行,反得其功矣。
   常入于空,丧吊又逢,双亲为服,何事匆匆?
   太常为丧服之象。若带丧门、吊客,则双亲成服矣。凡事不通,安得不匆匆乎?
   常入于空,作官不逢。虽有禄马,亦莫腾通。
   太常为印绶之象,入空则印绶不来,而官不沐朝廷之赐矣。其能飞腾乎哉?
   常入于空,求财不成。当守则守,当穷则穷。
   太常为财帛之神,入空则财帛不成。若课传无依,则当守而不可妄动,守穷而不宜妄为。
   玄入于空,谋害不凶。疑其盗失,无入吾宫。
   玄武乃谋害之人也。入空不来害我,虽疑其为盗贼之神,而亦不能入我之室。
   阴后入空,女诈不逢。反得阴利,而有后通。
   太阴乃女诈之神也。然太阴喜空,既空则女诈不兴,反得阴私,而后有私通之事也。
   空亡作鬼带负谩,阴空相乘事欺慢。
   空亡作鬼,如带相负、谩语,乘太阴、天空,亦主有人欺骗,宜早防之,可免其欺也。
   空亡作鬼带五盗,玄耗相乘有失耗。
   空亡作鬼带五盗、贼神,并玄武耗神,其贼必自空中而来,其财亦自空中而去,失耗之事亦不免。
   空亡作鬼作丁亡,有人走外出忙忙。
   空亡作用,而带丁马与亡神,必有人盗走出外之事,不然则主离乡过继之事。
   支是天空,行人信通。带喜尤妙,不宜入空。
   天空乃文书、走报之神,加于支上,必有外人书信入于我家,若入空亡,则不可以此论矣。
   空亡克日却无依,孤单冷淡过生时。
   发用空亡,而又作鬼克干,则无所依,乃孤单冷淡生时之人也。
   论破神
   破神最是不相宜,入干却有内人欺。若是临支被外亏,一切交游总不知。
   破神,即月破神也。又隔四位相破,如丑见辰,迷也。此二破在日上,必家内邻人之欺也。在支上,主朋友侮、外人侮人也。干支互破,则外破内,内破外,交相破也。大抵逢破则凡事不成,财见破财,物见是破物也。
   贵人见破,则功名荐引、干谒不成。
   螣蛇见破,则牵连、提带之事不允。
   朱雀见破,则文书、口舌暗捺不行。
   六合见破,则卖买、交关、婚姻、纳子不允。
   白虎见破,则道路防劫,望举不成。
   勾陈见破,则争斗、田庄、坟墓、交关不就。
   青龙见破,则婚姻、公文、案卷不行。
   天空见破,则文书、进纳、奴婢不就,玄学不成。
   太常见破,则荐本、推官、婚姻、酒食路止。
   元武见破,则投师、玄学、阴谋、贼党不就。
   太阴见破,则阴谋、金银、钱财、关节不通。
   天后见破,则恩泽、诏赦不成,婚喜不就。
   破者如何冷损煞,必有损破不能饶。
   破即四破也,更验神煞,审所破之由。
   岁破加于月破中,吉将相逢也不容。更有凶神与凶将,破财坏事主贫穷。
   岁破月破入课作用,一破难当,又兼二破同用,则吉将相逢亦所不免。更有凶神凶将,破财、坏事、贫穷,到底无所成主矣。
   冲者如何论杀神,必有横祸损所招。
   冲者,破碎煞。子午卯酉在巳,辰戌丑未在丑,寅申巳亥在酉。再详神煞以审所招之故也。
   或破或废传居中,事闻破废不须疑。
   破者,四破、月破是也;废者,四废是也。若用传中带破废之煞,则凡事不遂,不须疑矣。
   破碎初传成不成?中则狐疑末无后。
   破碎煞,子午卯酉在巳之类,事遇之破事,物遇之破物。初传得之则不成事,中传得之狐疑不决,末传得之,终日无归着也。
   巳亥相冲有贵空,迷神关隔又相逢,要行不行语不语,凡事算来竟没踪。
   巳亥相加,上乘贵人天空,夫巳亥巳自相冲,再加迷神关隔,欲行不行,欲语不语,凡事没踪也。
   人情断绝见刑破,又临衰败主无亲。
   夫情相生则相亲,自然和顺而共成美事也。若临衰败之乡,而又见刑破,则人情断绝而不亲矣。安能望其成事乎?
   或破或废上,不日破残带疾呼。
   用传带破神四废,则主事之无成而所谋未遂。如带病符、天鬼,则有残疾之厄。
   破侮须知忍在心,谩将狂语出伤人。但宜速闭毋令缓,好计方成胜且赢。
   用见四破,又见刑害、闭口、朱雀、谩语等杀,是为人所侮,受人所侮而即以言伤人。若见闭口课而不闭口,徒自取祸,且含忍而以计胜人,则破我者,岂得以害我哉?
   月破加于辰戌宫,其年必有跌伤兴。若加死气患蒙胧,生气加之喜气浓。
   辰戌跌扑之杀也,发用月破加于辰戌之上,主扑跌之事。若加死气,则蒙聋之难;若见生气,虽危而无事矣。
   岁破日上加玄空,必有逃走人不容。
   日上乘玄空岁杀破,必有逃走出外之人也。
   论刑
   刑者,即三刑之谓也。如巳日见寅,寅刑巳,申日见巳,巳刑申,寅日见申,申刑寅,此谓无恩之刑也。卯日见子,子日见卯,此谓无礼之刑也。戌日见丑,丑日见未,未日见戌,为恃势之刑也。午传午,酉传酉,辰传辰,亥传亥,此为自刑也。入传辅吉为吉,辅凶则凶。旺则如乘车得马,休则为囚禁拘缚,口舌忧扰,刑狱忧疑,惟宜捕捉,不宜占病,仕人则吉,常人则凶。
   论冲
   冲者,即月破是也。正申二酉之类。入课主人情不和,动扰出入,望事难成,闻忧不忧,闻喜不喜,官事不决。格局冲而不成,生合破而不用。旺相逢冲则发凶,亦无危;休囚逢冲,吉而不吉。卯酉为门户,相克逢冲,主宅变而不能修,宅改迁。凶逢冲则冲散,吉逢冲则不吉,大抵言旺则吉,休囚则凶。
   论六害
   如子害未,丑害午,寅害巳,亥害申,卯害辰,戌害酉,入课不论君子小人,有人谋害,事主艰难,占讼病大凶,闻不利。
   论破碎
如子午卯酉蛇头开口,辰戌丑未牛头大忌,寅申巳亥鸡头粉碎是也,此乃破碎之破也。
   论刑
   刑者原来有三说,自刑原来带强倔。二刑有二主伤残,三刑却有三条例。辰午酉亥为自刑,妄自尊大以凌人。子卯为二刑,无礼之刑,自家有伤残之事。寅申巳为无恩刑,丑戌未为恃势之刑,论物有决裂处。
   论墓神
   墓神盖日,主人不逢时,所为昏昧。墓盖宅,主宅不光明,昏沉阴退。墓神盖行年、本命,主本人昏滞,作事不通。墓神盖官星,主功名不显。墓神盖财,主财难求。墓神盖病,主病有死亡。若遇刑、冲、空、破碎,则此墓有名无实,暂时不利,终久无事矣。日干年命坐于墓上,同论。德禄被墓而不来,丁马被墓而有碍。休囚被墓而愈衰。旺相被墓而有晦。初与中墓,犹望末传而解救;至于末墓无刑冲克破,官至此而被贬责,人至此而败亡。又有一等随财入墓,如金克木为财,三传寅卯丑,是木财归于金库,反折木破财矣。火用申酉戌,土用亥子辰,不用巳午辰,木作辰戌丑未是也。
   又有一等用财库,丙丁用巳酉丑是,财归木库反主丰盈矣。戊己子申辰,庚辛亥卯未,壬癸寅午戌也。
   又有一等丙丁日以亥为鬼,三传亥卯未。凡此者,先吉后凶,行年临未,或数尽于未,以木尽归本库,不能生丙丁之火。初亥克干,中木克未土,不能为救,岂不至死乎?余八日言生我不宜入墓死,生我者入墓则自己入墓矣,岂能生他人乎?
   时墓加来作日用,此时明被人欺弄。
   时为日墓加干,或发用,必有内外人欺弄,使我昏昧,作事不决,更带飞廉、蛇虎,其祸尤的。
   墓若加日带迷神,此人一世困红尘。
   墓盖干主昏昧不达,若在旺墓之中,或刑冲克破,犹有生意,若休囚带迷神无救,乃一世守困之人。
   论丁神
   丁神者,至动之神也。逃亡得之,万里远遁;盗贼得之,隐匿难获;婚姻得之,聚散成奸;病讼得之,幽冥难伸;为官得之,巡行查核。如带蛇马,主逃亡;带虎主忧思;带阴后主女人走;带天空,奴婢逃亡;带玄武,贼盗走失;带朱雀,主音信;带勾陈,兵远来;带青龙,主飞腾;带六合,主远行。带三阳、三光、六仪、三奇等课,主官升财遂;带三阴、魄化、丧门、伏殃、吊客,主病不可生;带天网、天狱、官符,变动,有抑可申。合中有变,新故有更。带孤神、绝嗣、无禄,内中有复续之图;乱首、赘婿、龙战、有非常之变。闭口不可开,斩关可断。三交欲移,游子不反。八专、泆女,久而生病;元首则吉凶在长上,犯者必动;重审则吉凶在下,犯者必成。比用有反戾之心,涉害有生祸之势。反吟动于远思,伏吟动其归舆。又附蛇朱,却来生怪。
   刚日伏吟有丁马,行人即日见归宁;柔日丁马虽出现,行人未必转回程。
   伏吟课,凡事迟滞。若占行人尤为不来,惟刚日带丁马兼游煞,则可以望其来。柔日占虽有丁马,且暂合于外,一时不至。经曰:“任信伏吟神,行人立至门。”此暂时出行人可以至家,非言久出远游之行人。
   刚日伏吟名自任,可以委托于他人;柔日伏吟我自信,可以取信于自己。
   干之神已主动,若传于支上,有旬中之丁马,或乘天驿二马,亦静而求动。如壬辰、戊午、丙辰、甲寅、庚申,此五日伏吟,乃有旬丁在传内者;又癸未、己酉、辛亥、癸丑,通前共九日,访人必出,先允后改,故名无任信也。天马逐月而论,课内无二马旬丁者,谋事伏而不起。若无丁马而人年命乘魁罡者,尤主速动。如庚子日二八月占天马随白虎入庙,反主不动,若访人亦在外相遇。
   丁神灵灵,入居宅门,神户移改,欲宁不宁。
   丁神旺相加宅,主家宅不宁,门哀改移之象。若年命传课中有生支之神,此宅主修改,尤可居也。若无生支之神,又带刑克、破耗、空亡,则宅中有变更矣。
   丁神灵灵,二死相侵,家门不幸,必有死人。
   丁神旺相带二死克干支,家中必有死亡之事。
   丁神灵灵,鬼厌入门,人财俱损,何日可宁?
   丁神旺相带月厌作鬼,破耗于卯酉之门,或克支加支,主人口灾病不安,财畜破损而无一日宁矣。
   丁神灵灵,喜三合神,三人共事,其事安宁。
   丁神相得三合之神,凡谋事者,三人共之,则可以得吉。若有空、克、刑、冲、破、害,又不安宁矣。
   丁神灵灵,劫煞相侵,早暮宜谨,免灾其身。
   丁神旺相,作劫煞、刑害祸克干,又带飞廉、飞祸、羊刃,则必有人谋害之祸。在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,此祸出于日而日宜谨防也。在亥、戌、酉、子、丑、寅,此祸出于夜而暮宜谨防也。若有救神,则谨之得免其祸。若无救神,必宜藏匿,满数而后可出也。
   丁神灵灵,合干欲行,前逢常贵,事俱安宁。
   丁神旺相与日相合,是身欲出行之象也。若逢常贵在前,又得吉神,则出外必得贵人提挈,事俱平安,而利有攸往矣。
   丁神灵灵,冲我妻身,难求家来,妻其离分。
   我克者为妻财也。丁神带劫煞、阴煞、女灾而来冲妻财,或带巳酉丑、从革、关隔煞,则妻必有生离之祸也。如带二死,妻居墓绝之乡,则妻有死别之逃。如带二死、月破、破碎而冲财爻,则难守家业也。
   丁神灵灵,作鬼克身,灾祸不已,禳祭堪生。
   丁神旺相作鬼,乘亥、子、丑、寅位,又加月鬼、火神、生气克干者,主灾祸不已。若见天巫、咒诅、仪神,必须祭祷方可免灾也。
   丁神灵灵,贼侵我域,干乘生旺,未免流血。
   丁神并元武、盗神、劫煞旺相,侵克支域,若干被伤,刑冲二血,是我被伤而流血也。如支带刑冲、二血,是彼被伤而流血也。
   丁神灵灵,玉敕兼行,一差未了,二差又临。
   丁神旺相,而带皇书、天诏在岁上作丁者,乃天子之钦差也。带皇诏、月建、日辰作丁者,乃台部之差使也,主迭见差使。
   丁神灵灵,皇诏临辰,使者早晚,赴我家庭。
   丁神旺相,作贵人加于支辰之上,而带皇书、天诏,必有封赠、超升之喜而至我家庭云。
   丁神灵灵,凶杀刑辰,家业颓败,过房继人。
   丁神旺相,乘破、耗以刑克支辰,主门户必颓败也。若三交、游子、孤寡课,或加干,必有过继之人也。
   丁神灵灵,德合加身,早晚有庆,福寿凑人。
   丁神带天德、月合、德禄来生干者,主人有福寿安宁。
   丁神灵灵,带鬼不宁,败子生祸,如何得停?
   丁神旺相,乘干克支,带劫煞破耗,是子之败家生祸也。
   丁神灵灵,大祸刑干,当躲莫躲,当安莫安。
   丁神旺相,带大恶、劫煞、飞廉、亡神、二死刑克干,是大难也。又丁神主动,必有出入途路之事。传加青龙,乘劫煞,带风、雨、雷煞,必有风雨之难,所当躲也。见元武带五盗、二都,必有途路劫煞贼之难,所当躲也。见白虎,又见虎煞,乘蛇,又带蛇煞,必有蛇虎之难,所当躲也。传见阴后带奸神、咸池、女祸,必有妇女奸淫之祸,不可安也。传见虎蛇,带病符、天鬼、月厌,必有家中人瘟疫之病,不可安也。传见勾朱、官符、吏神、关隔、天地盘结,必有牢狱之事。
   丁神冷冷,不宜杀刑,当杀莫杀,当侵莫侵。
   冷冷者,羊刃也。丁神临刃而有杀我之气,又带三刑、大煞、金神,或日干得时生旺,可以杀人,可以杀我。若传入空墓,并关隔囚休,则杀人侵人,恐自取其祸也。故云当杀莫杀,当侵莫侵,乃权宜之法,趋避惟者能之。
   丁神灵灵,马在上行,中途车坑,必有马惊。
   丁神旺相带马,其人必动。若入天车、天坑、扑杀、二死,必有堕马扑跌之患。
   丁空带劫,行不可出,必有虚惊,伏藏草野。
   丁神临空,又带劫煞、盗神,若出行必有虚惊之祸。若传入卯与丑未之神,则当伏草野之处,庶可免其盗劫也。
   论干支家宅
   六壬变化随人所占,如占家宅,干为人,支为宅也。如占君臣,干为君,支为臣。如占父子,干为父,支为子。如占兄弟,干为兄,支为弟。如占夫妻,干为夫,支为妻。如占尊卑,干为尊,支为卑。如占己人,支为人,干为己。先审其次序之分而后可以验其所为之实也。
   论干支上下
   干克支兮我凌人,刑劫惑迷审其因。
   干为我,支为宅、为人,干克支,是我欲谋害他。如带三刑,其人带劫煞,是我欲劫其财也。带惑迷,是我欲乱其心也。俱以神煞详之。
   支来克干人害己,劫破刑害当预防。
   支发用克干,是人欲侵害我也。如带劫煞刑害,又带凶神恶将,则当虑患,预防其难则可矣。
   上克下兮人害己,下克上兮己害人。
   上克下,带刑害,故云人之害己也。下克上,带刑害,故云己欲谋害他人也。若干上用上能制之,能不可执而论矣。
    干之阳神,年命相关。惟其不亲,尔身自言。
   干之阳神,是第一课也。与年命上神相关者也。若又与用传无相克,只与干相干者,吉凶惟以本体言之,不可作亲,与外人论矣。
   干若刑支伤小口,类无子嗣绝为殃。若见天空并酉戌,必主奴逃并婢亡。
   支为妻财,为小口。干刑支,或发用,主伤小口。若课值绝嗣,又不见子息,主无子。绝嗣为殃也。若支上更乘天空,并酉戌,必主奴仆、婢妾逃亡有灾也。
   支上神克日上神,害刑负煞两相侵。并带迷神与谩语,却有冤家来迫人。
   支上神发用克日上神,带刑害、迷惑、相负、谩语等煞,必有仇人负心,巧计善言以迷害也。
   支之阴神带刑害,又为病哭加内外,不尔其宜病若何?家中小口不宁泰。
   支之阴神,第四课也。阴神固为小口,又须巳、亥、子、卯为的。干之阴神亦然,若乘虎蛇,带刑害、病符、哭神、天鬼,主有小口之灾。若有生气、解神、德、天医、喜神,则轻。
   干支阳位用临阳,必是男子有威光。干支阴位用临阴,必是女人来问因。
   干支阳位上发用,又见阳神,必为男子之事。干支阴位上发用,又见阴神,必是女人之事也。
   子带忧神与刑支,必有小儿灾哭随。
   支为卯也,卯上加子,用是子卯相刑也。更带哭忧二神,必有家中小儿哭泣之病也。子发用卯日占,可用言子刑克。何必以卯加子,而言其灾病乎?
   贵子二死神作祟,小子不宁防病至。
   子为小子也。更临子孙之位,又为死绝之地,贵人临之,必有鬼神作祟,主小子不宁而防灾病也。
   支上见支破为用,病符的有妻妾灾。
   支上发用作初传带刑害、病符,主人口妻妾灾。
   辰上加支,害及家门。人口不利,带有病生。
   辰上加支上作鬼发用,带刑害、病符,主人口有灾。
   天鬼马厌有鬼神,若克干支有灾悔。
   用带天鬼、月厌、天马,若刑克支干,是有鬼神之祸,灾悔不宁也。
   寅申丁马传入支,必有贵人临门宇。
   寅申为贵人之象也。发用得寅申并丁马、贵人,末传又归支上,为有贵人临于门宇之象也。
   用西相生旺合支,人家兴旺乃相宜。
   发用与支上神相生相合,而又得时之旺相,无刑冲克破,主人家兴旺之象也。
   丁马会神,喜贵临门,事成在迩,仍有喜音。
   发用卯酉,或又传入支上,乘贵人、会神、丁马、德喜、成神,必有众贵临门之事也,而成事喜信,可预卜焉。
   贵人捧印入吾门,皇恩眷顾光家庭。
   卯酉发用,或临干,或临支,为吾之门也。乘贵人带天印,是贵人捧印入吾门也。更得月将、皇书、天喜,必获朝廷恩命之荣,而光顾家庭之内也。
   明明圆镜生我宅,家门大小应多益。
   月将如明明圆镜也。或发用,或加支生支,是明明之镜照我宅也。其得天神之助,而一家大小均沾其福矣。虽有凶神恶煞,宁不潜藏?病可脱,讼可解,冤可伸,暗昧得明矣。
   贵人处高上下照,家中争讼应可靠。
   贵人至尊之神,若临于辰戌之上,谓之履狱,如临于死、囚、刑、克地,谓之受制,皆不利也。惟临于发用而得时旺相,是处于高强之地,而下照之,占讼必得贵人之力,应事有靠矣。凡占皆吉。
   支耗又见入空亡,财家疑退失脱章。
   支上发用,带二耗,加于干支上,又入空亡,家中财退失脱之事章然可见矣。
   彼阻此阻鬼六害,望事无成害自耐。
   日干加支而被支六害,是被彼阻矣。如入传而又克支、害支,为此阻也。彼此皆阻,则拂逆不通,安望其成事哉?只得耐而守之。
   头欲低佗欲阻内,脚欲出行外为惧。
   头干也,入支而为支所制,是头欲低佗而事不能自为,阻于内。自支发用于外,是脚欲出行于外也,而又逢鬼害,被外人之侵侮而外惧矣。
   火制金干或合支,带儿就妇作家资。
   如干金也,上乘火神,是干被火制,投己被克,乃贫贱之人也。又投火上,而支合上乘六合,外子之象也。以干加支,乃带儿就妇,相生相合,以作家资而别从于女,此干加支而合支者此也。
   干来合财无支合,必是赘婿人家去。
   辰、戌、丑、未,土也。如木来克土为妻,或加支合支作用,带天后、天喜、月合、成神,乃将身就妻,赘婿人家为生也。
    赘婿又见关格台,凡事由人难自裁。一生故被人人制,作事何曾得一谐?
   以支加干而被干克,名赘婿。又见关格、台土之煞,是事由人制,财由人用,屈身听令,不得自行,平生无一事可以自成也。
   寅卯加为赘婿才,老人作脚接夫来。喜成更有良缘在,须向三合可称怀。
   寅加卯上,不可言赘婿也。如癸卯者,初课子,二课亥,三课寅四课丑,丑发用,中传子复归干上,是课中不见赘婿而初传亦安。末见寅,复归支上,丑见子,子与丑合,寅与亥合,寅上乘六合,以克日干,亦可以赘婿论矣。为老人脚作接夫,以成良缘,更得三合六合,其成事无不称意。
   午巳玄一,旺见龙合。生气女合,招婿堪觅。
   如乙巳日,初课巳辰、午巳,支课午巳、未午,三传未申酉。夫以支言,巳加于辰,本为赘婿也。然在支上,午与未合,乙克未土为妻也。中传申未,未与干上巳合,是支上午未之女,而合干上之婿,招婿入宅之象也。不为婿之堪觅?
   传来递生,看合何因。宣传部上不遂,我心不平。
   如末生中,中生初,初生干,传来递生也。又看生我者上乘何神,为贵人,主功名文书干谒之相投也。如螣蛇,得牵连、提挈之相合也。朱雀,主功名、文书之相遇也。如六合,则婚姻、财喜之相合也。勾陈,主田地、墓坟之进益也。青龙,主添人、进喜之美庆也。天空,主奴婢、仆,空中之财喜也。白虎,得死丧、道路之钱财也。太常,主亲眷、布市之酒食也。元武,有阴私财物之相益也。阴后,有妇人财物之美利也。
   若年命上神与干支自相刑、冲、破、害、空亡,则亦有名无实矣,我心得平乎?
   盖末生中,中生初,初生干,犹外人之推荐我也。因无往不利矣。若初生中,中生末,末生干,而干不泄气,则为人归报于我,而事终成就知。
   支为房屋却相生,必定人家屋宇宽。更有德神来聚会,居之还是出高官。
   干为人,支为宅。若三传生干脱支,则人旺宅衰。若三传生支克干,是宅广人损,俱为不能全美也。今支相生,则屋宇宽平。干又不克,更带德神聚会,则宅可居,出高官而人宅俱盛矣。
   合酉迁移并改门,欲争利役两相寻。
   卯酉发用,上乘六合,或临支,或传支,神将相冲,有更改门户之象。若带吏神、勾绞、刑害,非为公事,则与吏相争门户之事也。
   午临金上人家退,破耗凶亡并其位。
   支为宅,宅位若是金上见火克之,又自支发用,破耗,必主人家退财破耗而一矣。
   二死加支宅死人,则因墓在支上并。
   支上见墓而克支,又带二死,必有伏尸而人死不宁也。如乙亥日未加亥,辛亥日丑加亥是也。
   灭门大祸月鬼破,不去人财致灾祸。
   用带灭门、大祸、月破、月鬼、破碎克干支,而干支受克,人财两失矣。
   丧吊鬼并刑与鬼,家中死丧泪沾巾。
   支上发用乘丧吊、月鬼,以克干支,家中必有死亡之兆。
   用带劫煞月厌鬼,刑克其干不测灾。
   用带劫煞、月厌、月鬼,刑克其干,必人有不测之灾。
   贵乘卯酉加用支,家宅迁移并逃走。
   卯酉加支作用,而上乘贵人。盖卯酉乃日月之门,而贵人临之,则不安矣。主宅迁移,而逃亡不免也。
   贵人劫煞作阴鬼,二死克干因愿许。未曾还愿赛神明,不久魂魁归地府。
   贵人临阴位之上,或阴时所占,又临死囚之地,是贵人之为阴贵,又带二死克干,是愿未还,欺罔神明,不久而归阴府也。
   螣加于水,二死刑支,家有连丧,门户嗟吁。
   支上发用,带二死,以刑其支,必有丧人口之厄。若带病符,主有带病之人;带官符,主有门户官司之扰也。
   螣加于火,火鬼又发。来刑尔身,火灾横发。
   用乘螣蛇,带火鬼,并天地火克干,主本身之被火伤。克支,主宅被火焚之难也。
   螣加于水,又见水鬼,防身溺亡,逢水投水。
   用乘蛇,带井煞克干,防有溺水之患。因客而死于水者,因贼而死于水者,因酒而死于水者,因奸而死于水者,因争而死于水者,以数神详之。
   螣加于戌,不利家室。灾病无时,令人扑灭。
   用乘螣蛇加于戌上,或墓干支,主灾病之人。带二死,则有扑灭之灾矣。
   螣寅官宜文字惊,克干欲求得救人。
   寅为官吏、文书之神也,用乘螣蛇克干,主有公文惊恐忧疑之事,如传中有刑蛇之神,方可得免其害矣。
   螣刑火鬼并月厌,火德家中事无奈。
   用作螣蛇,带火鬼、月厌、火德,或支发传刑支,主家有火灾。
   朱禽二死克其日,若带火鬼火烧身。
   用乘雀,带火鬼克干,又带二死克,主身有火烧之事。
   朱来克日主不宁,必有口舌再相争。
   用乘朱雀克日,并谩语,必有口舌相争之事。
   朱午官符两相磨,火鬼焚烧屋宇过。
   午者,朱雀之本位也。午上乘朱雀火,见火鬼,若带官符,主官讼之事。带火鬼,火焚之怪,二事不能免。
   勾陈临卯加在辰,病符死血共相临。家中必有灾凶病,须向东方去索神。
   勾陈临支发用,加卯辰上,带病符、二死、二血,有灾病之人。卯为东方上神不安宁,向东方禳之吉。
   青龙带死来克日,德禄与空在传立。乃见因家得美官,喜中而亡死非分。
   用乘青龙,带德禄、青龙,有喜。成神是喜事也。又带二死克干,必因人有喜事太过而死亡于后也。
   青龙带死来克日,自禄成神因财业。谋为太过已劳心,得遂在心过喜卒。
   青龙发用,带禄神、成神,主因财产而谋为也。或传中带二死克干,是谋为劳心太过,得遂心而卒也。
   天空二死克其身,丁马因人骗我银。为此恼伤成病卒,喜负相负一片心。
   用乘天空,带丁马玄盗而脱干,是有人骗我银也。更带忧神、二死,因此恼而成病。
   天空二死克其身,丁马亡神又在旬。仍为逃人成病死,何曾念我是东人。
   天空发用带丁马、亡神克干,必为逃走在逃,因而成病。若带刑冲劫煞克干,必有奴婢谋主之事,而不念我是其东人也。
   白虎乘金克日干,一刀之下有何难?胡为不早潜逃去,以免临时受害残?
   白虎带劫煞、羊刃、金神、大煞克干,必有刀兵之厄,宜潜逃避以射其难也。
   白虎劫杀刑克来,又加天鬼在中排。此是人家添瘟病,尔惟不谨甚危哉1
   用乘白虎带劫煞,或支发用克支,带天鬼,主人家有瘟疫之病。
   白虎二死作空刑,克日辰年病必死。
   白虎发用并二死、空亡刑克日干支年命者,占病必死。
   白虎入午带劫亡,必有杀伤身碎废。
   用乘白虎发用,逢午带劫煞、亡神、破碎、四废在干与年命,主有杀伤之厄。
   白虎若克寅龙木,看杀相加知祸福。
   用乘白虎,加寅卯,带病符,主病。官符主讼,以神煞详之。
   太常劫煞二医空,又有劫煞在其中。克日二死气沉蒙,毒药而亡冤不通。
   太常带劫煞克干,是毒药以伤人也。若二医空亡,不能为救,又带二刑,必有毒药而亡矣。
   太常劫煞害与刑,食杀有来传上临。二死克干无解救,必因酒食病相侵。
   太常酒食宴会之神,子午卯酉则杀吃索之神,太常带劫煞克干,传中无救,必因酒食相侵而成病也。
   玄劫相加刑与害,日干受克应无奈。奸门阴杀入传来,必是妇人冤业债。
   玄武并劫煞、奸神、阴煞刑害日干,是为妇人所害之事。若带五盗,是盗贼相害也。
   太阴和合进金银,阴小私谋共一情。
   太阴发用生干,带三六合、成神,主进财宝、婚姻之事。若刑克害干,主阴谋奸私之事。
   马载太阳鬼加亥,为中鸣叫鬼相害。
   太阴阴私暗昧之神也,或夜时占,乘亥之阴神,带月鬼、月厌,主有鸣叫之声,阴鬼相害也。
   支神三合俱事成,或为亲眷或亲姻。
   支神三合不空,凡事俱成。或为亲眷姻亲之事也。
   三合原来有三事,天空却又无三至。
   凡三合,主有三事,于人则有三人。若又空亡,则有所缺而无三至也。
   家道已衰主失意,传课衰败空没气。
   支为宅,若支上所临之神入于衰囚之地,而传用又见衰败死气之乡,则家门泄气可知矣。
   火鬼乘支入用中,克支作鬼定为凶。急宜移宅且匆匆,方免殃折回禄凶。
   火鬼加支,是家藏火烛。而又自支作用克支,则火所必发,此宅之数也。若急移之,方可免祸。不然而有回禄之厄,焚烧之惨,智者详也。
   申旺相生,德金神直,喜家财富,足真无比。
   申为财宝之地,旺相乘德神与干相生合,家财富足,真无比矣。
   家藏其仇,无与人语。惟子不肖,生出嗟吁。
   三交课,支带刑害其干者,是其仇。带太阴六合,是家藏其仇人,无与人知也。内有子,是我之子也,加风煞、谩语,是子不肖,妄与人语,传入劫煞、亡神,大则杀身害命,小则口舌争讼而生灾。
   螣加于金,劫煞刑害。因煞而杀,支干互侵。
   螣加于金作用,而带劫煞、金煞,有杀人之象;或因支带刑害克干,而干或作用刑害克支,是干支互侵,报复之象也。
   螣加于金,暗见金鬼,毋苟出入,被人谋死。
   螣加金作用,带金神、劫煞,若遁鬼克干,此必有人谋杀伤之厄,慎之!
   螣加于金,劫见刑害,干乘生旺,刀斧虚惊。
   螣加金作用,带刑害日干,若传并生旺,则有刀斧虚惊之厄,而不至于见伤也。
   螣加于木,二死催促。又见索神,缢死而足。
   蛇加于木上,主害人之角。如并二死、索神,或加干,或加用克干,主占人有吊死之厄。若加支,或作用,克支,主有吊死之人也。
   螣见于金。劫杀飞升,子无不慎,厄于刀兵。
   螣加于金,带劫煞、羊刃、飞廉,是劫煞飞升之象也。若加干上,或作用克干,必主有刀兵之难。若入于空陷之地,可以避之也。
   螣加于水,阴私惊伏,当行莫行,当浴莫浴。
   螣乃惊恐之神,加于水,是藏伏其身而阴旋害人。若并丁马道路之亡神,则当行而不可行,并浴盆、劫煞而当浴而不可浴,庶免其祸矣。
   白虎劫煞克刑来,又加虎杀在中排。莫入山中寻老虎,擦口磨虎去不回。
   用乘白虎劫煞,又并虎煞,或克干,或入传刑害干,或入山中,则有虎伤之厄。
   马丁卯酉入支用,为迁家宅问其故。
   马丁卯酉发用带生气,是问宅移迁修改之事。
   贵加卯酉作初传,定是迁居家宅吉。
   贵并卯酉加支带生气、丁马,是来意问迁居之事也。
   欲下欲上下还上,令人主脊腰自强。笑而不语外见僧,却有喜来出非望。
   此喜事来也。课体返吟,自上而下,下而又上,如丙日在巳,下亥,亥上克巳,是欲下也。以欲上也,欲上欲下不得。末传又归巳,是下又还上也。巳主腰,被亥所克,主半世中间忽然腰自强也。巳主笑,带衔物煞,得此风疾,笑而不语,再加僧煞、天医、喜神,是有僧来医,喜出非望。
   论行人
   干支丁马,互临日辰。临辰外动,临日内生。
   凡壬课以干为主,干者我也。干上神是我所为之事,为外也。以支为宅,支者,家宅也。支上神是家所为之事,为内事也。此就我本身而言也。若与外人谋,不免有人己之分,则以干上为我,即内也。支上神为他人,即外也。此就变动而言也。若丁马加于干,凡事必自内生,由内而出也。马丁加于支,凡事必自外来,由外而来也。庶内外之事不混淆矣。
   行行在马,进入天空。中途而止,扶我兴浓。
   干上行马作用,欲行也。中传见空亡,则马不能前进,主中途回转。带天空、关格、台土则中途羁迟,其吉凶以所乘之神定之。
   九丑不宜入盗神,武将得之忌出兵。
   回家之象。若传进,是在家有出行之象。二者必居一于此矣。
   游子斩关,空亡入传,天涯尚远,书也无还。
   游子斩关乃行人出外不归之象。若入于空亡,则留恋他乡,书信且无,安望其归乎?
   游子斩关,以时入传,登时而至,何以疑难?
   游子斩关乃行人不归之象,若占时发用,则即时而至,何以疑难而不来哉?
   初支末干,带马人还,或丁或喜,喜至无难。
   初传支上末传归于干上,并天马、天喜、游戏,占行人回家甚速也。若无丁马、天喜等煞,乃人求事于我,又不可以行人论也。
   日辰贵前,白虎退传,行人不久,返入家园。
   日辰在天乙之前,白虎并戏、游,退末传又归于支上,主行人不久回家也。
   贵加丑未马与丁,传送多因是出行。
   贵人加于丑未之上,更带天马,是贵人身动也。再见传送,其出行无疑矣。
   巳亥驿马喜游戏,家必有人行外处。
   巳亥发用并驿马、天喜、游戏之神,必有行人在外处也。
   巳亥上见蛇虎侮,吉煞劫煞来相狃。舡中必有大惊忧,慎之庶可免其咎。
   巳亥上见蛇虎并井杀、天车、道路煞,如陆行,必有劫贼杀伤之事。九丑如带盗神,更将军年命上又带凶将恶神,统兵此时不可出军也。乙卯、乙酉、己卯、己酉、辛卯、辛酉、戊子、戊午、壬子、壬午是九丑日矣。
   九丑如带天车坑,又兼劫煞乱纷纷。此时不可更出行,遭凶遭吉不安宁。
   九丑日占得天车、天坑并劫煞、元盗,必有车马之惊,盗贼之劫也。
   马丁不到入伏吟,游子空有游戏神。终须欲行不得行,远者一时未归程。
   伏吟若无丁马,纵游戏之神,而游子空有依归之心,而一时不至也。
   子临丁马去扶干,必定行人在路间。
   子为道路之神,带丁马,传入归子上,其人本归家,不合在子上是路上也。
   丁马游戏,支用干木,行之其归,毋云滞发。
   发用是支,带丁马游神加干上下,而末传又归干上,是行人回家之象。若干上阴神,则应此日即归也。
   游子斩关,退作其传,丁马再动,回不为难。
   游子斩关二课,乃行出外之象。若退作其传,是行人返家之象。
   游煞丁马人不得停,退则回退,进则出行。
   用乘丁马再并游杀,皆主动而不停。若传退是在外者有。若舟行必有波涛溺水之事,慎之。
   天喜带马入传来,一带行人信息至。
   发用乘马并天喜、信煞、天鸡,主行人有信至。
   传逢天喜不带马,下时未必分真假。
   天喜及传进作用,若不带丁马则此行人出行未定。
   上马下马有牵绊,欲行不行情自变。
   干上有马,是上马也。支上马,是下马也。若末传带长绳、悬索煞,是有牵绊也。不可以马多作速论也。反欲行不行而已。
   子作丁马,攸攸扬扬,子其出行,可以荣昌。
   子午为二至之路,申为传送之神,若并丁马吉神,是行人出行攸扬,无往不利。
   卯上见雀下克未,鸡诏有惰信阻程。
   朱雀、天鸡、天诏乃文书之神,若加卯上又卯加未,是木入幕,文书羁于程,一时不至也。
   丧吊临马并加午,旅途相逢孝服干。
   用乘天马、丧门、吊客,是途旅之中有孝服相干之事。
   二死临马入休囚,定主行人死在途。
   用乘日马又入休囚之地,主行人死在途中也。
   行人年上带二死,更入休囚无气处。不须再望回家来,已在他乡无祀鬼。
   行人年命上带二死、游魂,入休囚死绝,主行人死于他乡也。
    天空作卯有灾悔,若问行人可言至。只因家中土地故,故此作鬼生灾祸。
    卯为门,天空为信,如并丁马,传退,主行人可以至家。或加卯并月鬼克干支,则天空又为土地之神,主家中土地不安,故作鬼而生祸也。
    白虎喜生,乘马而行,游子不远,即日回程。
    白虎为道路之神,又乘马而行,则不动不容己。更并天喜、生气,会合干生支,则游子不久即日而归矣。
    白入道神子午申,丁马必是问行人。
    子午申则道路神,作发用乘丁马,必是问行人之事。
   命上已见辰戌立,又加丁马来相入,必是己意欲出行,则以财喜为至急。
    辰戌刚猛好动之神,加于命上,自己不肯安居,而传中又见丁马,与命上冲,或生或合,又带财爻天喜,必因财喜而动,甚速。
    用传传退卯酉门,我马加鞭入来旬。任是天涯有游子,即时足动转家庭。
    斩关游子、游戏,若初传逆退于卯酉门上,而又马在末传,此行人必来之兆也。
    鬼加午上,刑害干支。伤人于路,因此马羁。
    午为马为路,午发用为日鬼,刑害干支兼道路、天坑等煞,又遭马而伤于路上矣。
    日鬼加午,不可见丁,自游于跌,尔有马羁。
    午为马发用,又乘丁作日鬼,必主跌扑马惊之患。
    朱丁马鬼劫害凶,马上跌扑须仔细。
    朱作丁马为鬼,并劫煞,刑害日干,必主马上跌扑灾也。
    卯酉返吟居贵后,若问行人入门户。
   辰戌丑未四墓之地,行人入墓,课得返吟,作传退之课,无丁马之动,不可占行人矣。寅申巳亥乃四生之地,行人贪生不归,又不得返吟,并丁马传退,亦不可占行人也。子午卯酉孕旺之地,旺则返本,有欲动之心。然午发用,或加子冲丁马,虽动而尚迟滞,惟卯酉门户是也。
   若居在贵人之后,又带丁马,主行人入门户而至也。
    有马不行,诸事宜停。子无前程,诸事不成。
    日马主动也。若落空亡,则马不能行,行人不至也。
    白虎劫煞克刑来,又加路煞在中排。且是居家无出外,出死于路不回来。
    用并白虎、劫煞、道路、二死克刑日干,主行人在外而死不回来。
    六合加未巳亥神,传中又见马和丁。游戏煞神忽尔入,主君莫去远行程。
    用在巳亥未上,乘六合,是木库在未矣。虽见丁马、游戏,远行之人中途有阻。
    螣加于金,又见马丁,意有所往,此时必行。
    金神乃道路之神,螣加于金,再见丁马,必有所往矣。
    朱申诏书与天鸡,信动他乡却自归。二死人亡官符讼,光厌相逢妖怪迷。
    申为道路之神,用并朱加申,诏、天鸡、信煞,主他乡信到,带二死,主人亡在外,带官符,主官讼。并光怪、月厌,主妖怪迷之。
    白虎加耗辰戌中,相逢却主困沉蒙。
    白虎临辰戌之地,并破耗之煞克干,而逢之,中有沉蒙之苦也。
   游子久滞乌不回?忽有风来折树枝。此中应有音书至,不久天涯捆载归。
   白乘子午申临丁,更带游马是出行。非是求财他处去,不然谋事喜登程。
   白虎临子午申俱道路之神,带丁马游神,日克用神,必是求财出行之事也。
    朱午为官文字动。德合相生喜为用。水上克干带文书,下克玄盗是公文。
    朱午为文书之神,午上乘朱雀发用,主官中文字动也。如并德、合、喜,相生而不克干,则有文书之喜。若上克下,主有文书之动。若下克上,带盗亡神,则公文有失也。
    朱乘入墓带书诏,文书欲到还不到。
    朱雀带皇书、天诏作用,主文书动也。若乘墓,是有阻,欲到不到,于破墓之日到也。
    天空又主文书累,克害因文恼杀人。
    天空为文书之神,传见朱雀克害日干,必因文书所恼。
   论太阳太岁月建
   太阳个用作贵人,独掌朝纲作宰臣
    太阳发用,作贵人、官星克干,而日干得时之旺相,又乘皇书、天诏、天喜,必主独掌朝纲而宰辅,一人之贵也。
    太阳皇书天诏旺,女人封赠事无诳。
    太阳发用,带皇书、天诏而支干旺相,或传入阴神得位,主女人封赠之事而无诳也。
    太阳德诏生合位,武仕须当官极贵。
    太阳发用,乘太常、德神、天诏、会神,主为武职而极贵也。
    太岁今朝作贵人,不分民庶皆承恩。
    太岁发用,作贵人而无刑克冲害,不分民庶,皆承恩也。
    太岁今朝受克干,尊长不病连官厄。
    太岁发用,至尊之神也。干固不可犯之,而亦不可受其克也。若干克太岁、天鬼,主尊长有病。若遇官符、二狱,主官讼有祸也。
    太岁刑日,用墓贵死,病符虎蛇,必有灾丕。
    太岁发用为日之刑,上乘贵人,而又临于墓绝之地,更带病符蛇虎,必其年有灾丕之事,而不可逃也。
    太岁临支,又见病符,必有灾病,入我门闾。
    太岁刑支而带病符,则家门灾祸不免矣。
    太岁临支,又见丧吊,必有孝服,来我家门。
    太岁临支,带丧吊,则家有孝服之灾。
    太岁临支,人见官符,必有官讼,入我家门。
    太岁临支带官符,其年有官讼之事。
    月建刑岁作用墓,必有灾讼审其过。
    月建作用临墓,以刑日干,其灾讼之故,审其神煞之由也。
    月建今朝与干刑,兄弟灾障难相侵。
    月建乃兄弟之位,与干作刑害,其灾障亦详于神煞。
    月建乘网,争讼必死。
    月建发用而带罗网、勾朱,争讼之事,其年当慎之也。
    太岁丑未戌加辰,二死又来岁上停。小口多因疾病生,不保须知欲杀人。
    丑未为太岁,又兼辰戌作用,是四墓俱全。若二死加丑未年岁之上,丑未为小口,必有小口病灾。如有天巫、天咒,保禳之可以安生也。
    日过月上两相合,家门定得多悦喜。
    月建发用,是为月也。月将日上,是为日也。干与用合,是日过月上,两相合也。更带德喜神,则德福之盛,家门之荣,而悦喜可知矣。
    岁建刑害,劫煞日干。此官不久,戮于市廛。
    岁建者,天子之象也。若日干刑害,占官遇之,是犯天子之刑也。更带刑亡、大煞,二死,则后官不久而有市廛诛戮,其年见之矣。
    月建刑害,上官见凌。丁马远动,窜于海滨。
    月建者,上官之位也。月建发用作勾绞、飞廉刑害日干,更并马丁,必受上官欺凌,远窜于海滨矣。
    月建会书生合干,一定进财可喜欣。若是天喜临生气,又是添丁进田吉。
    月建发用带会神、皇书,或生合,主进财之喜。并天喜、生气、旺相,又主添丁进田之吉也。
    月破若加凶克日,破财灾病无时歇。若还变化吉相扶,总然吉事成虚寂。
    发用带月破凶神、病符,以克日干,主灾病。如并二耗,主破财。若传中有吉生干,可以解凶。而占事则成虚寂矣。
   月鬼加鬼加弄鬼,那知谩迷又相依。急宜禳鬼方能部,免使吾儿坐受亏。
    乘阳位克干者,谓之人鬼也。乘夜位而克干,谓之阴鬼也。或今支,或阴神,见夜占而作鬼而克害干者,谓之鬼也。发用月鬼加之,谓之月鬼加鬼也。或陷于空亡之地,谓之鬼弄鬼。又带迷神、谩语、天咒,则鬼之害人,须禳之方能免祸。
    月鬼加卯建加辰,早晚鬼催人难保。
    辰加卯为罗网煞也。今辰为月建发用,又带天鬼,加卯。夫辰克干又见卯带鬼克辰,为鬼弄人,死期将至,而不至本月之中矣。
    时日用罗,争讼必讹。妻儿小口,且是灾多。
    时作发用作罗网、勾陈,主争讼,带病符主妻有灾。
    岁在五位岁宅神,生气加之问宅因。
    岁前五位为岁宅,乘生气作用,或加支之二课作用,来意问宅也。
   论行年本命
   命者,占人之命也,就终身而言也。年,占人之年也,就行年而言也。课中传中不见财官,则以占人之年命财官,看与日或生或合以定之。斯为课法也。盖日上神克命上神为吉,命上神克日上神不吉。此论命之神也。日克行年上神为凶,行年克日上亦凶,此论年之神也。大抵课传年命或生、或合、或比,为美数也,占者务宜详之。
   人命十诀
   日干神克命上神,今日求财明日成。更带喜马与德禄,此身应可作功名。
   日上神克命上神,是财神加于命也。求财固无不利,如并天喜、禄、马、德,加于年命之上,再有官星亦可以功名论。
   日财临命最可取,更喜生和合与比。此去求财财可许,喜上眉峰自开语。
   日克命为上神为财,是命中有财,最可取也。更喜与日干或生或合,以之求财,利有攸往。
   命上神克日上神,病符生病不安宁。官符灾讼不安宁,丧吊家中孝服侵。耗破家中主退贫,百般求事不完成。
   命上神克日上神,则命带鬼贼也。如并病符,主病;官符主讼。丧吊主孝服,耗破主耗费百出,求事不完,不能全美。
   命上不宜逢见申,朱勾官符讼事见。
   申为劫煞,若带官符、朱雀、勾陈、直符,主官非争讼。
   日蛇玄虎身生迍。
   申为肃杀之神。如命上神与申相见,更并官符,主灾讼。
   年上不宜见勾酉,若见凶神为事阻。
   行年上见酉,乘勾,主关格。凡事阻滞不通。
   日上神合命上神,此年喜事眷自生。
   日上神若与命并行年上神三六合,主其年有喜事。
   行年三十六诀
   年神不可日相克,纵带吉神不为吉。害主骨肉有灾伤,刑则人神有破失。
   行年上神不可克日上神,若害干,主骨肉有伤,刑干主家人损失也。
   日克年神带游戏,行人病在中途里。更加二死上头临,死在途中应莫避。
   日克行年上神,带游戏二煞,更并二死,主行人路途有死也。
   年带二死去克日,并见休囚病符入。不久须已到阴官,死在今年应日急。
   行年在太岁之谓也。太岁克日,更见休囚、病符、死气,则岁君不容矣,其死应在本年之已急也。
   贵人年神入罗狱,此身必有字差讹。
   贵人临行年之上,而下见辰戌,为贵人履狱,干求已不得力。凡卜诸事有差讹矣。
   贵带吉神临我命,能解家人抱孤闷。平空高处无出头,不是终沉蹇中运。
   命上乘贵人、皇书、天诏、青龙、德喜,能解人之忧闷,必能平空出人头地,而不终于蹇滞矣。
   螣克年神惊恐多,夜加惊梦果如何。日是讼事并破失,空劳心事有差讹。
   螣蛇乃惊恐、破耗之神,用螣蛇克行年上神,带光怪、破耗,必主夜梦、忧惊、耗破之事。
   螣克年神有病符,此时灾病鬼来呼。更入空亡反相制,有病终须得解忧。
   用乘螣蛇,并病符克行年上神,人带天鬼,主有灾病之厄。若传入空亡,而又有制鬼之神,则病终得解也。
   螣生年神带喜德,尔身必有人提挈。凡事须成顷刻中,家得财兮人得吉。
   用乘蛇并喜德生年上神,凡人占事,必有人提挈成事,而家得财,人获吉矣。
   朱带吏神克年神,又兼劫谩两相侵,不系文书仍口舌,一片忧愁挂我心。
   用乘朱雀并火神、劫煞、谩语克行年上神,必有文书口舌之事忧挂心憹也。
   朱乘鸡诏加行年,无害克刑丁马连。公文私信近来言,游神戏神尤的然。
   年神上乘朱雀,并天鸡、天诏、丁马,无刑害,主其年为官者有公文之喜,为民亦有私信之通。更带游戏,尤为的然也。
   朱克年神遇火鬼,必有火烛来相侵。
   用乘朱雀,并火鬼,克行年上神,必有火灾。
   蛇加本命主心疑,进退不能自决为。
   螣蛇乃牵连狐疑之神,加本命之上,乃进退不决之象。
   凡事初传嫌见勾,或直行年命上头。忽尔后勾见朱玄,用破心身不遂谋。
   勾陈乃勾引、牵连之神,或初传见色,或年命上见勾,又见朱雀、玄武、天后,纵用破心,不能遂谋也。
   勾陈乘神上年上,必有田坟增入门。
   用乘勾陈来生年上神,其年必有进田坟之事。
   龙克行年因喜破,不过破财无大祸。争亲夺产反相磨,惟宜谨慎无差错。
   用乘青龙,克行年上神,必因喜破财。若带成神、喜神,是争亲而破财。若临丑未之上,是争产而破财也。
   空克年神被人骗,必须破耗两相见。休囚方有旺相无,口内无言心里念。
   克干速来,自身行年亦常来力破耗钱财之事。行年临休囚方,则破耗尤的。若行年临旺相之地,则有骗我之心,而其言亦不敢发也。
   空克年神或丁马,奴婢小人怨情寡。必须逃走随别人,一例须防情意假。
   天空为奴婢,不实之将,用乘天空,克年上神,又带丁马,是奴仆、小人怨主人而逃走也。
   天空负喜生合生,其年奴婢必添丁。
   用乘天空、相负、天喜,与行年上生合,其年奴仆添丁。
   白虎年神带劫煞,大祸灭门羊刃发。必然逢煞伤数人,预备防之免遭法。
   行年上乘白虎劫煞、大祸、灭门、羊刃,必有杀伤数人之事。或在传用课首,克行年亦然。
   白生年上欲出行,游煞空亡行不成。
   白为道路之神,用乘白虎生行年上之时,必有出行之事。若入空亡而无游煞,不可言出行矣。
   常克行年带破碎,必有争夺财亲事。预防不测免其伤,当与则与免灾悔。
   用乘太常,带破碎,克行年上神,必有争夺亲财之事。又当审中末制化,当与则与,可免灾悔也。
   玄克行年入五盗,又兼等煞来临照。必有贼盗作害吾,夜晚防之免残耗。
   用乘玄武带五盗、劫煞、阴煞,克行年上神,又二耗若临夜方,必宜夜间防之。
   玄克行年带负迷,更兼谩语转无依。必有冤仇阴致语,欲过东兮又过西。
   用乘玄武,带相负、迷神、谩语,克行年上神,必有仇人阴谋私语,欲引人过东,又引人过西也。
   年上玄受年之生,又入德成喜合旺。旺进人财衰进畜,其课真可言其福。
   用乘玄武,带德、喜、成、六合,以生行年上神,旺相则主进人口,衰则主进六畜,而其年必获其福矣。
   后加年神起女人,或为喜合转相亲。见时会有婚和聘,姻婢其间一语寻。
   用乘天后,带天喜,生年上神,主婢妇人相亲之事。旺相主有婚聘之喜,休囚则有姻婢之喜也。
   后克年神带奸门,传中又带害和刑。必有奸情两斗争,累死人家又至贫。
   用乘天后带奸门、刑神,刑害克行年上神,必有因奸至争。如带二死,必因人命而累于贫困也。
   阴克行年带咸池,妇人相害事无疑,或东或西或阴谋,子其朝夕慎防之。
   用乘太阴,带咸池、奸门,克行年上神,妇人因奸谋害之事。若带相负、天机、谩语上,有阴人谋事也。
   干克年年带关吏,此年必定见争官。吏带关迷并戏咒,缧绁之罪欲脱难。
   干克行年上神带关吏,此年必有争官之事,更带绳索之神,必主缧绁囚系。
   
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六壬管辂神书卷终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